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器,一对小情侣正在奋战,眼看一只毛绒小熊已经上钩,却在最后关头摇摇晃晃的掉了下来。“啊,好可惜。”这么想着的文素汐差点说出声来。

    “你不会想玩这个吧?”

    文素汐一脸自嘲:“我都多大了还玩那个……”

    “多大了,不还是想吃小孩子吃的东西吗?”唐懋将巧克力甜筒递给文素汐。

    “爱吃甜食是全人类的本能。”文素汐咬了一口冰激凌球,嘴角沾上了一小片巧克力脆皮。

    唐懋伸手想帮文素汐擦掉,文素汐察觉后立马用手背仓皇擦掉嘴角的污渍。又自觉反应过度有些尴尬,生硬的转换话题:“朵拉那边已经确定了拍摄档期,我得抓紧敲导演了。”

    “正好我有个导演朋友,介绍你们认识。晚上八点可以吗?”

    正当文素汐犹豫时,赤语打来电话,语气生硬的质问文素汐怎么还不回家。文素汐又好气又好笑,不无好气的问他“有什么事?”那头赤语沉默了半晌,像是小孩子赌气似的说:“又不让我陪你去医院,不是说好了回家吃饭吗?”文素汐听到这忍不住笑起来:“嗯……回家吃。”

    挂上电话,文素汐对唐懋说今晚有事,改天再跟导演约。唐懋紧盯着文素汐的眼睛沉默了半天,才说:“什么事,比你的新事业还重要?”文素汐神色恳切地回答:“嗯,很重要。”

    不待唐懋开口,文素汐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般开口:“唐懋……我们做朋友不好吗?”唐懋神色沉重的刻意沉默了一会,转而恢复平日里笃定平和的神情,面露微笑:“别多想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悠悠一会儿来接我。”说罢,文素汐转身离开。唐懋看了眼自己手中一口没动的甜筒,随手将其扔进了垃圾桶。

    赤语和林浩树双双趴在窗前,看着车道望眼欲穿。

    林浩树:“她真说快回来了?”

    赤语:“嗯。”

    “早知道她今天是去复查,我就陪她去了!”林浩树说完这句话,两人不约而同的一齐叹了口气。

    “好像回来了!”一辆款型相似的车从远处驶来,林浩树和赤语紧紧盯着车窗,靠近了才发现不是文素汐。

    “看错了……”林浩树难掩失望之色。

    “这屋子少说也有三百平,你俩像某种小动物般能在这三平米的地方玩一下午,在下也是佩服。”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花少幽幽的说。

    林浩树回头看了一眼衣冠不整的花少,转头对赤语笑声说:“他……真是你三姨妈的小姑子的儿子?”

    赤语:“嗯。”

    林浩树:“来旅游?”

    赤语:“嗯……”

    林浩树若有所思的嘀咕:“还真是远亲。”

    “亲戚远,关系近呀!”花少突然蹿出来,一把揽过赤语,对林浩树莞尔一笑,“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呢!?带我一个!”话音刚落,文素汐的车就出现在车道尽头。

    林浩树:“是素汐!”

    赤语:“真的是文姑娘!”

    花少了然:“哦,原来是女人!”

    文素汐车停在别墅门口,悠悠率先从车上下来,嘴里还在犯嘀咕:“导演如果用新人风险会不会太大啊?而且新导演镇得住朵拉姐吗……”

    “不用新人,有老人帮我们拍吗?而且新导演怎么了,初生牛犊……”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立定的悠悠打断了:“汐姐……那是谁啊……”

    文素汐绕道悠悠前面,打量眼前的男子。目测身高185,头肩比完美,大长腿,仔细一看,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肤质居然也不错,真是张非常上镜的脸。正想和悠悠交流下观感,那人已经完全沦陷在星星眼投射出来的玫瑰色泡沫里。好个张翠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花少上前一步,明眸皓齿笑着打招呼:“你好啊,文——素——汐!”

    “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文素汐略微诧异。正要开口,林浩树和赤语匆匆赶到,一副救驾的姿态挡在花少面前,实则怕他做出不恰当的举动,说出不适宜的话。

    文素汐手抱在胸前等赤语解释。

    “这是我亲戚!”

    赤语的一句话刺破了悠悠的幻想泡沫,她眨巴着眼睛,视线在赤语和花少脸上来回穿梭,似在感叹基因的神奇。

    林浩树在旁搭腔:“他是赤语三姨妈小姑子的儿子,花也橙,来旅游的。”

    悠悠:“我不得不说,你们家族的DNA……太强大了!”

    文素汐:“赤语,花也橙……你们家起名都习惯带点颜色是吗?干嘛,凑齐了七个要上山救爷爷啊?”

    花少:“文姑娘叫我花少便可。晚餐已备好,不知二位美女现在能用餐了吗?”

    “能呀能呀能呀!”悠悠被花少唤作美女,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拉着花少的胳膊就往里走,文素汐跟在后面白眼翻了1000遍,“花少”?这家子人连脑回路都是家族遗传嘛!

    餐厅,赤语顺势坐在文素汐旁边,悠悠则一脸花痴的挤在花少身边,不停的问这问那,花少一一微笑应答,林浩树只好坐在桌子的侧面,显得形单影只。

    “这都是你做的啊?”悠悠对着满桌卖相极佳的菜肴满眼崇拜,拿着手机不停拍着,拍着拍着镜头就游走到花少的脸上。花少也不以为意,自称360度无死角的脸怎么抓拍都是完美。林浩树对于自己被忽视的处境略感不满,开口怼悠悠这么爱拍照,平日里怎么没见她拍过自己。“拿什么拍你,砖头?”悠悠的话引得花少哈哈哈狂笑不已,说原来这位美女如此幽默,真是个妙人儿。悠悠听了简直心花怒放,对花少更加热络,几乎就快要五体投地了。林浩树没趣儿的夹了一筷子肉,暗自感叹味道还真不错。文素汐发现唯独赤语和花少不动筷子。

    文素汐:“你们俩——不吃饭啊?”

    赤语:“不饿。”

    花少:“减肥。”

    悠悠内心OS果然是一家人啊,什么叫不食人间烟火,什么叫美得不可方物,这就是啊!嘴上却对花少说着你身材堪称完美,上镜都不嫌胖,不用减肥了。

    花少靠在椅背上,胸口的春色若隐若现,牵起一边嘴角说:“看你吃,便是享受。”张翠悠长这么大只有对着帅哥垂涎三尺的份,还从来没有被这么撩拨过,眼看就快要失去理智:“你说吧,你想看我吃什么,我吃给你看!”文素汐一口饭差点喷出来。这时微信消息的提示音响起:晚上八点,不见不散。发件人唐懋。原本欢乐的一顿饭,因为这条微信而变得索然无味。

    悠悠还忙着跟花少调情跟大树拌嘴,只有赤语察觉到文素汐神色间的变化,夹了一筷子菜到文素汐的碗里,并不多言语。饭后,悠悠自告奋勇去洗碗,花少闻言说哪儿有让女孩子洗碗的道理,从悠悠手里接过餐具递到林浩树手里,微笑着说:“拜托了。”

    林浩树一脸不情愿说为什么是他。花少谆谆善诱,提醒他为客之道,没有白吃白喝的道理,得体贴屋主,做些分内的分担之事。说罢便拉着悠悠去庭院赏月,林浩树一时语塞,无言反驳,洗着洗着碗突然反应过来,花少不也是借住的身份,他为什么就可以大言不惭的什么都不干?

    文素汐在窗前踯躅片刻,抬眼看墙上的钟,指针指向7点40分,她犹豫再三终于朝大门走去。

    “若你不想去,可以不去的。”

    文素汐看了眼靠在门廊喝水的赤语,回嘴道:“谁说我不想去的?”

    赤语:“如果你真的想去,刚刚看到信息又为何犹豫?”

    文素汐:“说的就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

    赤语:“至少我知道,你不想要什么。”

    文素汐:“你知道我不想要什么?”

    赤语手指晃着文素汐的车钥匙,文素汐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忘了拿车钥匙。

    “给我。”文素汐上前夺车钥匙,赤语一抬手将钥匙举高,认真看着文素汐的眼睛说:“我说过,若你不想去,可以不去。”

    文素汐:“忘带车钥匙而已,凭什么就说我不想去了?!我跟唐懋的事,你为什么这么关心?”

    赤语眼神略一迟疑,举高的手下意识的放松。文素汐趁机夺过钥匙,却没有立即转身,她似乎在等,等赤语说出一些让她改变心意的话,等赤语个她一个坚定的可以不去的理由,给她一个不再彷徨摇摆的定音符。可是赤语双唇紧闭,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最后,文素汐几乎是赌气似的摔门而去。

    唐懋定下的地点是一间闹中取静的户外西餐厅,就餐的人并不多,散落在院子各处,中间有一个乐队小舞台。文素汐刚走到门口,服务员便迎了上来,领她在一个靠近舞台的桌子就座,动作娴熟的打开红酒瓶塞,要为她斟酒。文素汐表示自己开车,不便饮酒,麻烦她给自己倒一杯白水。服务员却笑得暧昧,倒好酒便走了。文素汐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一刻,却还不见唐懋身影。就在这时,餐厅的灯突然灭了,一束追光慢慢亮起,圈住文素汐对面的座位,悠扬浪漫的弦乐响起,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舞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满了正装演出的乐队。就餐的客人会意的配合,餐叉敲击酒杯的叮当声此起彼伏,像是为即将上演的浪漫时刻助兴。文素汐有些紧张,一丝逃离的情绪油然而生。正当她起身,台上的小提琴手也缓步走进,恰恰挡住她的去路。随着人群的笑闹声,唐懋从光影的暗处拾步而来。

    唐懋身着高定西装,头发明显认真打理过,脸上虽然已经有些岁月的痕迹,却给人安定持重的感觉,举手投足刻画出一个家世斐然的儒商形象。这样的人愿意为了装点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最隆重的时刻,准备这样浪漫的一个告白场合,作为那个被他钦点的女人断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站到文素汐面前,眼带温柔,言辞恳切,他说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才明白,爱要及时。希望能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跟对的人说出那句藏在心里,许久没能说出的话。唐懋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盒,单膝下跪,郑重地说:“素汐,嫁给我。”

    人群里响起掌声欢呼声,甚至有入戏过深的女孩偷偷抹起了眼泪,大家屏息注视,盼望着那句理所应当的“我愿意”。而故事的女主人公却完全无法融入这派温馨感人的气氛中,文素汐愣在原地无法动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今夜的“不见不散”暗藏的胁迫意味。她信任唐懋,依赖唐懋,她甚至潜意识里认定了唐懋对她的容忍和宽待以及付出是不求回报的,她下意识的把唐懋等同于父亲一样的角色,而现在却是他索取报酬的时刻了。不不不,唐懋爱她,当你深爱一个人希望跟她长相厮守有什么错呢?可是为什么此刻却有一种被背叛的愤怒情绪?简直怒火中烧。

    唐懋跪在地上轻唤了一声“小汐”。人群里有人小声催促“快答应他啊”“不会是太过兴奋傻了吧”。文素汐看了一眼唐懋又看了一眼他手里代表承诺的戒指。她想拒绝,她应该拒绝,她必须拒绝,就在这一刻她不能再清醒了,她不爱唐懋。

    “若是你不想答应,为什么不直接说不。”

    这一句响亮的台词打破了现场的紧张气氛,人群突然寂静下来,连乐队都忘记了继续演奏,纷纷循声望去。只见赤语负手而立,英姿卓然。唐懋看到赤语的瞬间一丝凶狠从眉眼里透露出来,这是文素汐不熟悉的唐懋,他起身朝赤语走去:“你来干什么?”声音里找不到半点温文尔雅的影子。

    赤语越过唐懋,朝文素汐走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跟我走。”文素汐还没从这突发的变故中醒过神来,像个提线木偶似的任由赤语拉着走。两人走出几步,就被唐懋的人拦住去路。赤语正要出手,文素汐突然回过神来,说了句 “等一下”,挣脱被赤语紧握住的手,转身走向唐懋。唐懋眼底现出得意之色。文素汐低头在唐懋面前站定,像是鼓起最大的勇气,缓缓抬头直视唐懋:“对不起,这么多年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将心怀歉意的去面对。在你身边,即便你不再靠近,我也依然觉得有压力。原本我以为,这样的感情,就是爱了吧?习惯了,就真的可以相处下去了吧?……可是唐懋,我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更不能再欺骗你。我……不想跟你结婚。”唐懋双唇紧闭,似乎咬紧了牙关才不至于恶言相向、做出不堪的回应。文素汐终于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瞬间觉得轻松坦然,她转头对赤语说:“走吧。”

    姜宇仍挡在道路中间,并没有退让的意思。唐懋大手一挥,示意让他们走。宾客们议论纷纷,有些败兴而归的意思,大概预想的戏剧冲突没能如期发生,让他们略感败兴,也有八卦之徒偷偷拍照,发到朋友圈为这场“落跑新娘”的尴尬戏码发表感想。舞台上的演出者互相交换眼神,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演奏下去,毕竟排练的浪漫乐曲已经不再适合现场的复杂气氛。

    文素汐被赤语牵着手走出餐厅,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人追赶,两人却一路小跑着。赤语把文素汐握得紧紧的,好像怕她突然折返回去似的。这是一条林荫道,两边是粗壮的梧桐,月光从枝叶间洒落下来,碎在地上影影绰绰的一块一块。四周寂静无声,两人奔跑的脚步声格外吵闹。

    没想到赤语会以这样的方式帮自己解决燃眉之急,然而,幸好是他,最好是他。文素汐想到这儿,一股暖意萦绕心头,不自觉的握紧了赤语的手。赤语感受到文素汐指尖的力量,突然回过头,文素汐嘴角的笑意还来不及收,被撞了个正着,恼羞成怒的摔开赤语的手,冷脸盯着赤语问:“你来干嘛?”

    赤语有些莫名:“接你回家啊。”

    “我说过需要你来接我吗?自作多情……”文素汐快步绕过赤语走到前面,掩饰刚才不经意流露的满足和幸福。赤语愣怔着并没有追上去,对着文素汐的背影道:“你总是这么口是心非吗?”

    文素汐突然愣住,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赤语:“我知道你是怎么想我的!你肯定想,文素汐就是想嫁给唐懋,只要嫁给了他,资源、人脉,什么拿不到手,对不对?”

    赤语:“你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吗?”

    文素汐:“我一点也不在乎!”

    赤语:“我在乎。”

    文素汐还要说什么,被赤语这句看似没有来由的话怔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在乎别人误会你。在乎你为了抓住每个值得珍惜的机会、照顾他人的感受,不惜伤害了自己。在乎你在大家面前笑的开心,夜里却会因自责和羞愧无法安眠。我在乎,在乎到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赤语这翻近似告白的话,搅的文素汐心旌鼓动,言语间带上了一点娇羞的意味。

    赤语沉默半晌,才回答:“因为一个女人。”

    文素汐几乎就要以为赤语是在表白了。因为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她文素汐,可她依然故作姿态的追问:“那个女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们有很多相似之处。”

    一瞬间文素汐以为自己听错了,难道不是“那个女人就是你”吗?什么意思,他爱过的人跟自己长得很像?这是什么狗血剧情,他这么出人意料的出现在自己身边,一直这么专注而又笨拙地帮助自己,保护自己,在紧要关头总是挺身而出,难道全都是因为自己长得像他深爱的女人?

    文素汐心里五味杂陈,既为自己会错意而难堪,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失落,为赤语爱的不是自己而遗憾,她突然有种悲伤的感觉。

    “回家吧,我累了。”

    “那我开车——你休息。”

    文素汐想了想,将车钥匙放到赤语手中。经过停车场收费处,文素汐打开钱包,却被一张写着“yes”的巧克力糖纸大喇喇地刺痛双眼。那是在她为了鉴定赤语的GAY倾向屡出昏招、闹出乌龙的那天,赤语特地给她买回来的。这盒手工巧克力设计成答案书的样式,你可以问出一个问题,再挑选一颗巧克力,糖纸上的字,便是你问题的答案。当时文素汐在心里默默地提问赤语是不是喜欢自己,选了一颗红色的巧克力,心怀忐忑的剥开糖纸,当那个赤红色的“yes”映入眼帘的时候,她几乎开心的叫了出来!而现在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当时的可笑、幼稚以及天真。哪有什么天随人愿,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她凝神片刻,将那张糖纸揉作一团,悄无声息的扔出窗外。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