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停车,我想去买个冰淇淋。”路过早些时候和唐懋光顾过的甜品店,文素汐终于开口。赤语没搭腔,停好车,兀自下车进店。文素汐眼看着这份体贴又有些动容,嘴上却不饶人的念叨“知道我喜欢什么口味嘛”。

    门口的抓娃娃机前,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正在撒币奋战。女孩兴奋的说:“你还真抓到了”,搂住男孩递过来的熊仔玩偶不松手。男孩摸摸女孩的头,满眼宠溺,连带周围的空气都被染上了粉红色。

    “真是甜蜜又美好啊。”文素汐不自觉的感叹,莫名又有些伤情似的。原来我只是跟某个人相似而已。

    “吃凉伤脾,容易中气下陷。”赤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近前,“吃烤银杏吗?”文素汐伸手接过,嘴上还在别扭“哪儿来的……不吃!”说着一边把银杏扔到嘴里,一边走向觊觎已久的娃娃机。“扫码付款,我手机在车里。”

    没一会儿,文素汐首战告捷,将布偶扔给赤语:“我告诉你啊,上回输给你是机器的问题,这次让你看看我的实力。”接下来果然势如破竹,赤语怀里的布偶很快积攒了好大一堆。赤语的冷峻和布偶的软萌反差鲜明,文素汐忽然笑了起来:“好轻松啊。”赤语看她笑得孩子气,又想起三千年前她战场杀敌的肃杀之气,不禁莞尔,真是个莫衷一是的女子。

    “好,还剩最后一个!”文素汐对着最后机器里最后一个晴天娃娃搓搓手。赤语凑近看了看,不以为然的说:“在以前,只有擅长使用巫蛊之术的神婆才会有这种布偶。”文素汐甩给他一个白眼,狠狠道:“我就是神婆,看我把它抓出来,回家扎你小人!”

    赤语看着文素汐赌气的样子不禁想笑,忽然灵机一动,单手背后——召来写命笔。只见写命笔微微闪着光,晴天娃娃也摇摆不定,不断从抓手里滑落。

    文素汐怒道:“怎么这样啊!”

    赤语漫不经心地问:“不如让我试试?”

    文素汐瞪了赤语一眼,让开位置。赤语三两下将晴天娃娃夹起、取出,递给文素汐:“给你。”文素汐不甘心地接过,将最后一颗烤银杏递给赤语:“赏你的!”见赤语还在犹豫,文素汐一抬手将银杏塞进了赤语嘴里。“给你吃个东西磨磨唧唧的……对了,朵拉的合同已经签了,也算是值得庆祝的事儿,未来你就要跟朵拉演对手戏了,我给你找个表演老师好好突击一下……”文素汐说着,发现身前的赤语呼吸粗重,脸色发青。“你怎么了?!”

    赤语浑身难受,将衣领扯开一些,勉强道:“没事……”话音未落,身子一软跪倒在地,手中的布偶散落一地。文素汐急忙扶住他:“这还叫没事?”“可能银杏过敏……我得睡一会儿……”赤语越发虚弱,渐渐闭上了双眼。文素汐急道:“别睡啊,先上车去!赤语!赤语!”

    文素汐使出吃奶的劲儿把赤语拖回家。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安放到床上,在网上搜索银杏过敏的症状和应对之策,被一则男子花生过敏,吃了含花生酱的三明治不知生亡的新闻,吓得心神不宁,赶紧掰开赤语的眼睛看他黑眼球还在不在,又把手指横在他鼻子下面感受鼻息还有没有。赤语被她一阵倒腾终于睁了眼,伸手握住她的手,虚弱道:“干什么?”

    文素汐揪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了,柔声问:“你感觉怎么样,还想吐吗?”赤语摇了摇头。

    “那要不要去医院啊?”赤语又摇头,顺势将头靠在文素汐的肩膀上。

    这么小一张脸,头还死沉死沉的。文素汐偷瞄了一眼赤语,小声道:“这次你不能怪我,我哪知道你对银杏这么敏感。而且你说你买它干嘛啊。”赤语紧闭双眼,苦笑道:“几千年,习惯了……很快就好了。”

    “千年?!第一次看见吃烤银杏把脑子吃坏的。” 文素汐翻了个白眼,“不是有喜欢的女人嘛,还靠着别人肩膀,真把我当哥们儿了是吗?!”她等了半天,不见动静,于是晃了晃肩膀,还是没有动静。一偏头,那人已经嘴唇微启睡得不省人事。床头的一盏灯似亮非亮的给赤语的脸扫上一层朦胧光晕,又长又密的睫毛像是微微颤动的翅膀,鼻子异军突起,在左半脸上投下一块三角阴影,嘴唇是整张脸上最柔和的部分,接着线条又在下颌处急遽收紧,显得刚毅决绝。“灯下美人如画”文素汐不觉看得出神。她回想起赤语带她逃离求婚现场的场面还会砰砰心跳,转念一想到这一切原来都是因为另一个女人,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再看赤语昏睡的脸也连带有种“红颜祸水”的忿忿之感。文素汐突然心生一计,一脸坏笑。

    次日清晨,林浩树见平日老干部作息的赤语还没起床,敲了三下门没回应,便推门而入。只见躺在床上的赤语扎着朝天辫儿、别着蒲公英发夹,脖子上还系着蝴蝶结……林浩树推了推赤语:“赤语,你没事吧?”赤语缓缓睁开眼睛,被神色严肃的林浩树吓了一跳。林浩树不等他开口,又道:“兄弟,我之前怀疑的果然没错。这个年代是开放的年代,虽然我的内心是比较保守的,但是我还是愿意尊重你的喜好,尽量不告诉别人。”赤语十分迷惑:“什么喜好?”林浩树默默拿出一面镜子递给他——

    “文素汐!”赤语一把摘了头上的发夹,看着手里的蒲公英发夹哭笑不得。

    林浩树总算明白事情原委,心里却越发不是滋味。这日子,有点酸。

    文素汐当众拒绝唐懋求婚的事,很快就成了影视圈一个公开的八卦,被津津乐道着。有人替唐懋不值,觉得他这么多年的呵护都喂了白眼狼。也有人诧异文素汐的选择,跌落低谷的她正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翻身机会,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拒绝了?而真正能对唐懋感同身受的,怕是只有蔡舒萌了,所谓“爱而不得,同病相怜”。说不清她有几分讥诮几分同情,只是她的言谈身姿总让人觉出一分幸灾乐祸。

    唐懋堂堂钻石王老五还不至于沦落到就此一蹶不振,他很快恢复了平静,举手投足依然是说不出的儒雅潇洒。可是他始终不明白,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错?这个被自己捧在手心,护在怀里,乖巧顺从的小女孩,是什么时候羽翼丰满的?

    蔡舒萌拎着两杯咖啡走向唐懋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却没人回应。明明应该还在公司的……正要再敲,房门开了,一个体型微胖、慈眉善目的男人走了出来,头发在脑后梳成一个发髻,让人过目难忘。蔡舒萌点头示意,对方却侧了侧身,径自快步离开。

    “你有什么事?”唐懋站在门口,很不耐烦似的看向蔡舒萌。

    蔡舒萌忙举起咖啡,“请你喝杯咖啡提提神,下午有个案头会要开,你要不要参加?”

    “不参加了,你代替我出席吧。”

    唐懋说着就要关门,蔡舒萌顾不得再做迂回,直言道:“有几个朋友说,碰见你和文素汐在茉莉园吃饭了。”

    唐懋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所以呢?”

    “爱而不得,这一点,可能我比唐总更了解。”蔡舒萌凑近,“我最近心情也不好,有时间的话,一起吃吃饭、散散心啊?”

    唐懋扯起嘴角,眼里却全然没有笑意。蔡舒萌也真是拉得下脸,舍弃得了自尊。求不得,就退而求其次吗?未免太看不起自己了。他随手碾灭了香烟,转身走回办公桌,用身体语言下了逐客令。

    蔡舒萌坐在办公桌前若有所思,总觉得刚刚在唐懋办公室遇见的发髻男有些眼熟。打开电脑,敲入字符,一条新闻跳了出来:前乐电董事长庞朔涉内幕交易及操纵市场被处罚。向下滑动,庞朔的照片赫然在目。

    “真的是这个人……唐懋怎么会跟他有来往呢。”

    新项目进展比预想的还要顺利。悠悠作为助手统筹协调,每天汇报进度。“十七号开机,拍摄三天,后期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完成粗剪版本。已经敲定的有剧本,漫改,现成的;演员,朵拉,一线的;制片,咱们,专业的;导演——”悠悠停了下来,凑近文素汐咬耳朵,“真的要用他吗汐姐?”

    文素汐看了看坐在身边的青年:“我看挺好。小韬虽然没有太多经验,但是他的微电影我看过,还是有点想法的。”

    悠悠正要开口,话题人物突然出声:“汐姐!我看过您制作的电影,非常崇敬您,特别希望能够得到这次机会!”

    文素汐看他紧张到僵硬的表情,笑道:“好,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既然你对这个项目有兴趣又热情,我们肯定是支持的。石小韬,你有信心做好吗?”

    石小韬气壮山河一声吼:“有!”

    悠悠又想到什么,看着文素汐脸色问:“汐姐……要不要再找找唐总帮忙啊?”文素汐瞪她:“我们自己能做好的事,干嘛去麻烦别人。”悠悠看她态度坚决,只得闭上嘴巴不再坚持。

    赤语的演技特训也被提上日程,为了他,文素汐请到了圈内最有口碑的“朽木雕刻师”。可惜这位雕刻师遇到的“朽木”可是千年成精的级别,怕是早知道赤语孺子不可教到这种程度,再多的钱也不肯来当这个“三赛”。

    “想象一下,你正要与你的爱人道别,为她准备的玫瑰花就握在手中,正散发着芬芳,闻一下……”赤语手握着一支马克笔,一脸茫然。

    “闻呐!”

    “闻什么?”

    老师扶额:“闻花,你手里的玫瑰花。”

    赤语更加茫然:“我手中明明不是花,怎么能闻到花香?”

    老师压住火气,耐着性子解释:“这是我们的小道具,你得把它想象成玫瑰花。这个练习的目的就是训练你的想象力!再来!”

    赤语望了望手中的笔,皱眉道:“学生实在愚钝,想象不到两者的共通之处……”老师劈手夺过马克笔,心道要不是看在颜值和身材实在难得的份上,老子真要撂挑子不干了。

    “看这美丽的花瓣,她散发着那谜一样的芬芳,而这些看似骄傲的尖刺,就是她最后的倔强——”说着轻抚马克笔的手猛然缩回,娇羞地将手指含入口中。赤语呆呆地问:“这是……”老师没好气地回:“扎刺儿了呗!”赤语尽力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真明白还是装糊涂,老师身心俱疲,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

    前来探班的文素汐碰到的正是这么一个尴尬场面。

    赤语低眉顺眼的挨坐到文素汐旁边,可怜巴巴一脸委屈的样子。文素汐伸手想摸摸他的头,柔声安慰几句,手伸到一半才觉不妥,轻咳一声道:“是不是挨老师骂了?我请老师花了钱的,你用点心好不好?”

    “好……”赤语见文素汐拿起手中的饮料猛灌,似乎有些烦心事儿,软软地问:“因为我表现不好,你生气了?”文素汐看他那谨言慎行的样子不禁好笑,不觉声音也柔了几分:“不是!过几天就开机了,你紧张吗?千万别紧张,你跟着我开工,我是不会让剧组那些老油条欺负你的!”

    赤语虽然不明白什么是“老油条”,但看文素汐信誓旦旦袒护着自己的样子,不禁有些受用。不知怎么想起方才老师叨念的那句文邹邹的台词“看这美丽的花瓣,它散发着那谜一样的芬芳,而这些看似骄傲的尖刺,就是她最后的倔强”。

    俗话说,好事多磨,文素汐这戏将来得有多大成就,才当得起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磨难啊?那边厢刚刚鉴定完毕,男一赤语是“演技黑洞”无疑,这边女一朵拉却被爆出跟合约情侣分手的爆炸消息,一时间,“胡东凯和朵拉分道扬镳”、“朵拉变心”、“名存实亡的感情”等等标题占据了各大平台热搜头条。

    赶往公司的路上,朵拉在心里预演了很多种应对,却没想到萍姐是这种反应。

    “你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多年,起码的行业规则还是要懂的。现在你翅膀硬了,有自己的主意,我祝福你,希望你在演艺世界上更进一步。”

    拿铁赔笑道:“萍姐您什么意思啊?”

    “朵拉对自己的前途有规划,这是我最想看到的事情,现在我也终于有精力带带新人了。来,我介绍你们认识,佳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