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赤语失联了一个月,花少也不见踪迹,文素汐各种找人的方法都用上了,连警方也毫无所获。她隐约记得赤语抱她出来的时候,不支倒地的情形,一定是救她的时候受了伤,他现在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要不要紧?她还有太多疑问要问,赤语是怎么发现她在冷库的?他又是怎么打开冷库的门救她出来的?警方后来勘探现场的时候说,文冷库的门是20厘米厚的钢板,是从外部被暴力爆破的,可是现场找不到任何外力的物证,这也成了案件中的一个疑点。

    林浩树是在去医院探望悠悠的途中发现赤语的身影的,他一连大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便提着一盅鸡汤跟追了好几条街,直到赤语穿过一条幽深小巷,闪身走进一家文玩店,门上木匾刻有“不灭”两个大字,古色古香。

    有无仍是那副暗藏冷锋的淡然模样,指了指茶海旁的空位。“坐。”

    赤语面色凝重,默然坐下。

    “这么晚了,有何贵干啊?”

    赤语望向有无,一字一句道:“悠悠现在在哪儿?”

    “她在哪儿与你无关。如果你来是为了找她,就请回吧。”这话说得嚣张,赤语却只是垂下眼睛,“总有一天我会来带她走。”

    有无狡黠一笑,不置可否。举杯啜了一口茗香贡品,悠然道:“拔树寻根,追本求源。难道你就没有好奇,为什么你可以预见文素汐的劫难吗?”

    “为什么?”

    有无摊开双手,“那要看你用什么东西换了。”说着拿过茶壶,看着杯子被碧青的茶水注满,才淡淡道:“这第三劫,我倒是可以帮你想点办法,不过你要把上次说过的东西带来。”

    赤语皱眉,“比人命还珍贵的人间之物……到底是什么?”

    “要说它珍贵,大概就有这么一个特质——自始至终,始终如一。人的一生很难对一件事、对一个人、对一个东西,做到从一而终。来我这里做生意的人很多,买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样,但是这可算是个稀罕玩意儿。”有无讳莫如深地一笑,补充道:“去问花少吧,我想,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

    林浩树明明看见赤语走进店铺,而这家不足二叠的小店只坐着一个昏昏欲睡的中年人,并不见赤语人影。他进到隔壁店铺查看,只听得身后门声吱呀一响,赤语从先前那家店走出来,还没来得及招呼,便迅速走出小巷混入人群。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林浩树急忙跟了上去。暮色深沉,林浩树半刻也不敢放松,唯恐再次失去赤语的踪影。走了不知道多久,只见赤语在一个院落前停下脚步,再三确认之后才走了进去。林浩树躲在街角十分不解——养老院,赤语到这儿来做什么呢?

    大院里,吃过晚饭的老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打牌,看到赤语也并不搭话。赤语环顾四周,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楼内走出来。花少走向赤语笑道:“你怎么会在这?跟踪我啊?”

    赤语并不回答,冷然道:“你又为何会来这里?”

    花少微微一笑,“当然是给人改命啊。”说着望向院内的老人们,“本来就没多少日子了,真是多此一举,你说是不是?”

    赤语追问:“这几天你都在这儿?”

    花少一脸理所当然:“大哥,我在人间轮值,有一堆公务要处理,又不是专门为了陪着你才来的!”赤语却并不相信眼前的好友,他只是看起来七情上脸,实际上城府最深……他,有太多的事情瞒着自己:“你来这里是为了工作,那你来改谁的命?”

    花少避开赤语紧盯不放的视线,“这我能跟你说嘛。你现在是北斗想要缉拿归案、失去了神力的写命师,已经无权过问我们的工作了。倒是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赤语并不隐瞒,直言道:“我去找过有无,他告诉我你在这里。”

    “有意思,看来他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呢。你去找他干嘛?”

    “去找救素汐的办法。”

    花少忽然认真起来,“所以你已经预见到第三次劫难了?”

    赤语点头,“但是在我预见的同时,素汐好像也看到了过去。”

    也不知是向赤语提问还是自言自语,花少喃喃道:“你们二人如此心意相通,究竟是因为什么?”赤语面沉如水,摇了摇头。“有无说你已经知道答案。比人命还珍贵的人间之物,到底是什么?”

    花少一愣,随即一笑,像是对这个显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