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没事,不需要去医院。”赤语醒转过来拉住文素汐,虚弱却十分坚持。文素汐知道拧不过他,只好招呼了几个服务生帮忙,一起将赤语扶回房间。床上的赤语脸色苍白,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横亘着,几乎看不到呼吸的迹象,文素汐担心的把食指放在他鼻子前,还好,还在呼气儿。

    然而一颗心还没彻底落下来,噩耗便至,林浩树打来电话说家里遭窃。好在家里没人,却一时也说不清丢了什么,只能先报警处理。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赤语迷迷糊糊地听到文素汐的声音,挣扎着抓住文素汐的手,问她出什么事了?文素汐轻描淡写的说了家里的情况,为免赤语担心敷衍着说也许是大树神经过敏了,毕竟值钱的东西一样没丢。她替赤语掖好被子,触碰到皮肤却异常灼热,她立即摸了摸赤语的额头,好烫,看样子是发烧了,她当下定了定神,柔声道:“这么下去不行,我去给你买点儿药,你坚持一会儿。”赤语满心着急,拉住文素汐,哑声乞求“别走……”文素汐反过来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你放心,楼下就有药店,我很快就回来!”说着挣脱开赤语的手,向屋外跑去。赤语虚弱至极,心下惶惑不安,计划外的行程、加料的饮用水、闯空门的贼……这一切未免过于凑巧了。恐怕对方是有备而来,眼下自己已然陷入被动。

    糟了。

    强撑着靠在床头,赤语将整瓶矿泉水淋在头上,想让自己清醒些。这时门口滴滴一声——有人刷卡进门!他闭目凝神,所剩无几的神力只能感受到对方的身高体型和危险的气息,文素汐前脚刚走,恐怕来者不善。以眼下身体状况,正面交锋几乎没有胜算。赤语拖着无力的身体勉强站起,拉开窗帘——窗口正下方的露台是眼下最好的退路。赤语一路从露台折回安全通道,虚汗几乎将衬衫浸透,汗水砸在地上的声音在安全通道里显得异常响亮。赤语扶着楼梯把手艰难前行。“哐啷”一声不远处传来了安全通道门被打开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脚步声更是急促,转眼间已经近在咫尺。赤语用尽全力跑向最近的安全门门口,打开变电箱,关掉电闸。黑暗暂时拦住了来者的动作,赤语趁机离开安全通道,回到走廊,艰难地向尽头的电梯挪去。此时身后安全通道的门打开,脚步声贴身而至,赤语拼尽全力在电梯即将关闭的一刻窜了进去,快速合拢的金属门扇将尾随者的脸夹成越来越窄的一条:竟然是姜宇。

    姜宇因错失良机猛对空气挥了下拳,而后抬头望向正在下行的电梯——姜宇重回安全通道内,试图在赤语抵达一层前,堵住赤语。赤语用额头抵住冰冷的电梯壁,试图冷静下来。唐懋此次计划周全,恐怕素汐也已经着了他的道,伸手摸索口袋里的手机,空空如也,心下越发焦灼不安。

    文素汐在电梯里撞上耀世集团董事长的助理,对方不由分说几乎是半胁迫地架着她胳膊走出了酒店。惦记一个人躺在酒店的赤语,文素汐婉言托辞:“不好意思啊,我同事突然生病了,不知道王总为什么找我找得这么急,我们还是明天工作时间再见面细谈吧?”对方明显毫无半点协商的余地,面上却装出一副情非得已的样子,为难道:“王总特别指示,一定要今晚把您带到。您就别让我们下面的人为难了吧。”

    车子开了很久,才停在了一处偏僻的窄巷里。耀世的工作人员引着文素汐走过一扇古朴雅致的大门,告诉文素汐在此等候后就闪身离开。文素汐一看眼前的装潢分明是私人会所,陡然想起之前的不堪回忆,再也按捺不住满心的疑虑和担忧,急匆匆折回大门,推了推,却发现已经上了锁。

    “人刚来就要走,太不给我面子啦。”

    文素汐一惊,转身背靠大门看向来者。

    “你好,我是王山,久仰文制片大名,今天可算见着真人了。”对方戴着金丝眼镜,一派儒雅地伸出手。文素汐犹犹豫豫地伸手在他手上搭了一搭,挤出一丝笑容。

    “随便坐。”王山引文素汐来到会所深处的一间豪华包间,十分自然地寒暄。“我们这儿远吧?”

    “还好,走高速还是挺方便的。”

    “你最近辛苦了。不过一个女人经历了那么大的风浪还能撑到现在,也挺不容易的吧。”突然被这么一问,文素汐不知该如何回话,不由得有点尴尬。只听对方继续居高临下地评论,“要是换作其他人,在你这个年纪栽了这么大跟头,恐怕早就收山退出了,你还真是——怎么说呢,女中豪杰啊!”

    “王总过奖了,王总能认可我们的项目,是我的荣幸。”文素汐挤出职业笑容,接过话头带回主题,“我们的IP起源是一个几年前非常有名的漫画作品……”正准备既来之则安之的介绍一下项目,话刚开头就被王山的秘书打断,简短的告知“李总到了。”王山便立刻起身跟着秘书出门,毫无半点犹豫,像是李总才是他的既定行程,临出门突然想起冷落了客人似的,嘱咐文素汐,“我先去陪一下客人,你在这稍事休息,等等我们再聊。”

    文素汐留在包间,暗暗后悔刚刚没有抓住机会找个借口回酒店。转念一想,千里迢迢过来金州就是为了和耀世谈合作,话都没说几句,又干嘛着急回去……叹了口气,文素汐拿起手机给赤语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信号。她在走廊里拦住了一个服务员咨询WiFi密码,怏怏转身,却发现刚刚的包间已经被人占用了。踱步、抻腰,靠着墙站,倚着墙蹲,文素汐流落在走廊里挨时间——而手机上的时间丝毫没有被她的急切左右,仍然事不关己地恒速流逝。

    赤语折回酒店房间试图拿回手机,却懊恼地发现房卡没在身上。

    “需要帮忙吗?”姜宇从走廊的暗影里走出来,挥了挥手里的房卡。“或者,你在找这个?”他举起赤语的手机。赤语一惊,急忙伸手要夺,却被姜宇一个闪身躲开。

    赤语怒视着姜宇,咬牙切齿道:“素汐在哪?”

    “想要联系文素汐?”姜宇把手机揣回口袋,“没这个必要了吧。”

    姜宇见赤语面色苍白,瞅准机会就要动手,赤语忽然意识到姜宇的攻击,反手将姜宇按住,手却不停颤抖。他瞥眼远处一个服务员正要经过,伸手推倒了身边小柜上的花瓶,花瓶应声落地摔得稀碎。适时的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乘着服务员朝二人走来,赤语闪身快步走向电梯。姜宇有所顾忌并未追上,目光阴狠地盯着电梯的数字——下行直达一层。

    街边小巷,赤语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车流、人群,一幅幅画面在脑中闪过;汽车声、人声,万千世界的声音在耳中鸣响。然而哪里也没有文素汐的踪迹……赤语紧握双手,再次闭目倾听。脑中画面拉得更远却也更模糊,声响在耳中响成一片难以分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赤语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突然一束强光扫过,模糊的视线里,赤语隐约见到一辆车加速朝自己驶来,慌不择路拐进路边的小巷子中,那辆车也紧跟着拐了进去。一堵高墙挡在赤语面前,他的身后,追踪者已然成竹在胸,放慢车速逐渐逼近。赤语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抬手挡住射向双眼的强光。车门打开,姜宇拎着一支高尔夫球杆下了车,另一侧,唐懋也走了下来。

    “不跑了?”唐懋笑着望向狼狈的赤语。

    “素汐到底在哪里?”

    “素汐现在大概没时间理你。啊,对了,今天晚上那顿饭你们看起来吃的不是很愉快啊,可惜没机会补救了,那可能就是你和文素汐吃的最后一顿饭了。”

    赤语稍一掂量唐懋的说辞,便断定今天这杯加料的水看来不是巧合,狠盯着唐懋没有答话。

    “她现在应该是在距离这里二十公里左右的耀世会所里。你不去看看?再过一会儿兴许就看不见了……”唐懋见赤语不言,便以文素汐做激将法,反而让赤语察觉其中蹊跷,既然唐懋费劲支开文素汐,那想必这一遭便是冲着自己来的,瞬间稳住了心神,狠道:“你敢动她,我绝饶不了你!”

    “哦?我现在就站在这,来,有什么手段尽管亮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饶不了我——”话音未落,唐懋从姜宇手中接过球杆,大步逼近赤语。平日里儒雅温文的脸孔变得扭曲,唐懋抡起高尔夫球杆朝赤语猛砸下去——赤语抬手抓住球杆,与唐懋相互角力。不多时,赤语双手微微颤抖,腿弯一软半跪在地。唐懋嗤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怎么,不管文素汐了?”赤语一双眼睛狠狠瞪向唐懋,额头青筋绷起,抓紧球杆缓缓起身。唐懋笑容渐收——他已经无法压制赤语了。赤语猛然发力,拽过高尔夫球杆将唐懋甩向姜宇,二人一齐摔到墙边。写命笔微弱的光在赤语手中忽闪,赤语握笔冲向唐懋,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唐懋和姜宇冲撞倒地,一阵刺眼的强光闪过,暗巷的路灯忽然熄灭,车门猛然关上,车灯闪了两下便支撑不住骤然熄灭。这一切不过转瞬之间,当唐懋和姜宇恢复视力的时候,却发现小巷里早已不见赤语的踪影。

    耀世会所的走廊里,文素汐简直快要站成一尊雕像。每次有包厢的门打开,她总要满怀希望地望上一望,到现在已经经历了12次失望了。她看了一眼时间,决定不等了,就在这时包厢门开了,王山扶着一个人走出包间,殷勤道:“李总,您慢点。”文素汐赶忙迎上去,“王总,咱们的事儿是不是明天再聊?”王山抬眼看了看文素汐,“你怎么还在这儿呢?”口中的酒气飘散过来,看来也是喝了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