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这群看热闹的一走,摄制组就炸开了锅,大家本来就对这个项目没什么信心,现在一听制片人临阵磨枪挑了导演的担子,热了一半的心此刻是凉透了。

    文素汐只当没听见没看见,靠向角落里的服装车,放任自己神游天外。林浩树被悠悠普及了前因后果,找过来问:“是不是蔡舒萌干的?”文素汐站直身体,苦笑:“是谁干的重要吗?重要的是我来做导演,大树你觉得我行不行?”林浩树抓住文素汐的手臂,一脸认真:“还记得小时候运动会吗?一百米接力跑缺人,你自告奋勇参加,但等下了赛道你才知道自己怕听发令枪声,紧张的不得了。可是在起跑线上,真正枪响的那一刻,你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把什么都抛在脑后,盯着终点线猛冲了出去——现在也一样,除了终点线,什么也不要看、不要想。”

    文素汐笑:“谢谢你鼓励的这么有深度、这么文艺,但你是不是忘了,当时我们连决赛都没进……还摔了个狗吃屎。”

    林浩树见她还能幽上一默,暗自放了心,又为了逗她,佯装义愤填膺道:“素汐,这剧组钱都是你出的、人都是你找的、本子是在你的指导下一步步改出来的!作为堂堂一个制片人,应该是想骂谁骂谁,想怼谁怼谁,想潜谁潜谁——我是说想签了谁就签了谁!做个导演怎么了,不就喊个ACTION喊个CUT吗!”

    ACTION……CUT……嗨,可不是嘛!

    文素汐捏着手里的剧本翻来覆去的看,一遍遍在脑内预演拍摄的种种细节,手被纸张划破了都毫无知觉。

    “没事吧?”

    “啊?朵拉啊!没事,出了点状况,不过剧组的事儿我干过不少,就三天拍摄,应该没问题。”

    朵拉看着她一副没底气的样子,笑出声来:“我是说你的手,没事吧?”

    文素汐这才发现手指被纸张边缘划破了,想了想,又坦诚道:“这次你能来,真的谢谢你,你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

    朵拉瞥了眼远处的赤语,笑道:“我又不是冲你来的,谢什么。”

    文素汐顺着朵拉的视线看过去,“因为……赤语?”

    朵拉倒也干脆直白,眼睛咕噜一转说不出的娇俏可爱:“你觉得我能追上他吗?”

    文素汐坐进导演椅,抓了一把巧克力,救心丸似的一口气吞下去,旁边的摄影师心想“完了完了,这是拿巧克力当救命药吃啊!疯了疯了!”文素汐好容易咽下满口的巧克力,一声令下,众人立即进入工作状态。

    摄影师:“rolling!”

    录音师:“录!”

    场记:“一场一镜一次!”

    文素汐朗声道:“action!”

    校园围墙下,朵拉左右张望着,而后起跑,扒上校园围栏抬脚就往上跨。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腕,正是赤语:“去哪儿啊?今天可还有两节课呢。”

    朵拉气急:“你谁啊?放手!”

    赤语抬头望向朵拉:“今天文理分班,你没来。我是咱们班的学习委员,巧了,分到跟你同桌——林子沐,你今天休想逃课。”

    朵拉不知为何有些羞涩:“放开我,有本事到老师那里告我去……”话音未落,赤语一把将朵拉拽了下来。朵拉倒在赤语怀中,望向近在咫尺的赤语,似乎有些想入非非。

    赤语突然开口:“我答应你。”

    朵拉回过神,连忙挣脱:“什、什么?”

    赤语傲娇道:“只要你这次期末考试平均成绩在六十五分以上,就可以做我女朋友了。”

    朵拉冷笑:“你想什么呢?”说着突然搂住赤语,缓缓将脸贴了上去——两人的嘴唇眼看着就要碰到一起。

    文素汐大声喊出了导演生涯的第一个CUT。

    文素汐摘掉耳麦,气急败坏的冲过去对朵拉喊:“剧本里没这一段啊!”朵拉的手还搂在赤语身上,眉头一挑:“词错了吗?”

    文素汐一翻台本,气焰顿时矮了半截:“词没错!但你刚刚这是要干嘛,亲他吗?咱们拍的是青春校园爱情题材,至于这么激烈吗?!”跟在文素汐身后的胡东凯也连连附和,“对啊,这戏不对!”

    朵拉却道:“林子沐是个主动的女孩子,在她动心的时刻献上了初吻,我觉得没什么问题。而且有吻戏,观众也爱看吧。”

    文素汐同样坚持己见:“人物情感连个过度都没有,吻下去问题就大了!而且你这么擅自修改,完全没有考虑过作者的想法啊!”

    吃瓜群众林浩树瓜吃得正好,冷不丁被拉上判台“嗯嗯啊啊”竟说不出个所以然:“啊,我觉得,刚刚演的还挺好的……”文素汐打断他:“所以他的意思是,不能亲。”又拉过赤语:“你觉得呢?”

    赤语这根朽木哪懂什么表演,哪懂什么二次创作,只顾着向文素汐表忠心,马屁却拍到马腿上:“我觉得——如果你觉得……”

    “我觉得不行!”胡东凯看到朵拉差点吻上赤语本来就心急如焚,没想到导演比她还先发作,此刻终于趁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分不出个高下,急着发表自己的看法。

    “没问你意见!”朵拉和文素汐同声道。四目相接,火光四溅。朵拉突然嘴角一勾,反身将赤语壁咚。众人皆惊,文素汐高声质问:“你在干嘛?!”

    朵拉火辣辣的眼神将赤语钉死在墙上:“接戏啊,后面不是该来硬的了嘛?”

    大牌女演员杠上出品人、前资深女制片兼新人女导演,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该如何插话,纷纷安静如鸡。

    文素汐拉开朵拉跨步上前,“问题在于你这个壁咚的姿势不对!双手撑着的地方不应该在脸附近,你这样我机器怎么带?应该远一些……这个距离,在这儿就可以了……”正说着,恍然发觉与赤语之间不过寸许距离,脸颊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只好硬着头皮说完台词:“你想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让你做我男朋友了?!”赤语低头看向她的眸子,恍惚想起那时的姞婉,一时忘情竟然拥紧了文素汐,文素汐愣怔着,搞不清赤语是入戏呢还是真情,手不由自主的勾住了赤语的背。

    胡东凯将自己手里的剧本翻不明白,又去翻悠悠手里的剧本,念念有词:“剧本里有这调度吗……”

    林浩树忙接茬:“对对,素汐!差不多这段戏就到这了!”

    朵拉见不得两人的腻歪劲儿,大声打断:“导演,我看明白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吵闹声惊醒了文素汐,她急忙从赤语怀里挣脱,故作洒脱地拍拍赤语的胸口:“对,朵拉,你就这样,趴到这里就好了。”用卷起的剧本轻拍手掌,又高声道:“再来一遍,其他人没问题吧?”各部门重新各就各位,赤语却将眼神投注在文素汐身上,久久不曾移开。

    文素汐站回监视器前,朗声道:“各部门准备,开始!”

    朵拉激动地抓住赤语:“绝不放过你!”

    “CUT!”

    朵拉娇柔地贴住赤语:“绝不放过你!”

    “CUT!”

    朵拉眉目言情:“绝不放过你!”

    “CUT!”

    朵拉咬牙切齿:“绝不放过你!”

    “CUT!”

    朵拉有气无力:“绝不放过你!”

    “CUT!”

    朵拉撩动长发,眼神犀利:“绝不放过你,操场见!”

    拍了十几条各种神态状态的“绝不放过你”这场戏总算是过了,转场的时候文素汐以说戏为名,借机提点朵拉要专业,不要公器私用。朵拉听文素汐表面上把赤语比喻成“公器”,言语间尽是私心维护的架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调侃她:“汐姐,你不会也喜欢上赤语了吧?”

    文素汐被捉住痛点,顿时有些失措。一朵红晕攀爬至面颊,她慌忙转身,好气又好笑的说:“我喜欢他?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还是小姑娘啊,动不动就花痴?幼稚!”对上远处正在换装的赤语,又连连说了好几声“幼稚!”

    下一场戏是赤语“暴力告白”的戏,为了让心爱的女孩好好学习,送心爱的女孩回家,以寡敌众,把女孩的跟班都打趴下了。胡东凯堂堂一个当红流量小生,硬是来给赤语做配,难得一段整句台词就是这句“别跟他废话,交给我!今天谁要是敢动你,我废了他!”,拉着朵拉的手执意保护的身姿倒是情真意切,连带挥向赤语的拳头都因为夺爱之恨而加重了力度,这演技,连文素汐也不住啧啧称赞:“CUT!好!非常好!这条过!”

    听到CUT,赤语忙去检查朵拉,刚才一个走位稍不留意,拳头的惯性挥到朵拉身上。

    文素汐在监视器里,看着不远处挨在一起的两人小声嘟囔:“不是不会演戏吗?遇见朵拉,你如鱼得水呀。”说曹操曹操后脚就到,赤语来向文素汐告假,今天是黑白姑娘收人的日子,还有正事要办。

    “有事就快走吧,啊,别忘了跟你的朵拉姑娘道别。”文素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小家子气,带着醋味的字句不受控制似的往外冒。

    赤语虽不明白为什么要跟“自己的朵拉”告别,文素汐这么说了,他也就这么做了。“哦”了一声朝朵拉的保姆车走去。文素汐气得直跺脚,心里恨恨想“平时没见你这么听话!”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