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只听文素汐惊呼着跟自行车一起滚进湖里,扑通。

    园区冷饮店的户外桌椅区,文素汐哆哆嗦嗦的披着毛巾,目不转睛的瞪着赤语,赤语却聚精会神的盯着不远处正在买热饮的林浩树。

    文素汐:“趁现在没人在,你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是要钱还是怎么着?如果你还继续跟踪我的话,我可就报警了!”

    赤语斜睨她一眼,不语。

    林浩树小跑折返将手中的热茶递给文素汐,一转头发现赤语正用一种复杂而热烈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对文素汐说:“这是你朋友?”

    不待文素汐接茬儿,赤语抢白:“敢问公子,是否名为林浩树?”

    文素汐警觉:“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打我朋友的主意!”

    文素汐拉过仍是一头雾水的林浩树偏头低语,解释了之前自己跟赤语的“偶遇”以及顾虑。

    林浩树偷瞄赤语,见他相貌不凡,一身地痞打扮依然掩盖不住一身卓然气质,冲文素汐耳语:“那个,他是在看我嘛?”

    赤语满面微笑:“在下曾拜读林公子画作,甚是喜爱,在此与诸位巧遇,全因缘分使然。”

    文素汐虽然刚刚盛赞了林浩树的作品,却对其粉丝号召力心存顾虑:“你说你看过他的漫画——他的漫画叫什么?”

    赤语:“所有,在下都看过。”

    赤语语带迟疑,更是加深了文素汐的怀疑。她双手环胸一副盘根究底的姿态:“说说作品名字啊?”

    赤语看表,已过未时,背手唤出写命笔,一幅幅漫画图片、百科资料便于虚空中暗自显现,赤语凝神片刻,因不能完全理解图文资料,只好照本宣科:

    在下于公元2011辛卯年拜读过林公子的佳作《下一站,未知!》,虽漫画并未完结,却在当时取得傲人成绩,成为当年销量排行榜冠军,其中,女性用户约占百分之71%,高比例的女性用户群能够更加快速地传播并保持内容粘性,对于非垂直领域也能起到有效的传播作用……

    文素汐听得目瞪口呆,还来不及进一步发问,就被悠悠的夺命连环call打断。电话一接通,只听悠悠语带哭腔大喊“出事了!”连带一旁的林浩树也被这声势惊得愣住。

    回程路上,文素汐神情严肃,猛踩油门把车开得飞快,副驾座的林浩树一边用手机浏览网上的舆论,一边偷瞄文素汐的神情,不自觉抓紧了扶手。

    文素汐:“网上都说了什么!”

    林浩树:“没……没什么!”

    文素汐转头瞪他,林浩树紧张得结巴,叮嘱她好好开车,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儿顶着。

    新片发布会当天文素汐将衣衫不整的赤语藏匿在车内的视频曝光,虽说文素汐在业内小有声望,却也只是个幕后工作者,按理说本不该造成那么大的舆论反应。这件事会引爆舆论,一来是新片上映在即,加大了大众关注,二来多半背后有人暗箱操作,特意将这条花边新闻顶上了头条。至于这幕后黑手是谁,文素汐心里大致有谱。

    唐懋打来电话,什么都没问,简单明了告知文素汐,谁的电话都别接,什么都不用回答,现在立马回公司商量对策。

    文素汐进唐懋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通话,示意文素汐稍等片刻。简单几句挂了电话,不待文素汐解释,唐懋直言:“公司的慈善晚宴,我想你带着那个赤语出席,向媒体介绍他是你下一部片子的主演。我已经成立了一个专门处理这件事的公关小组,回去你对接一下信息。”

    文素汐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还未干透的头发胡乱贴在脸上,肩膀上还披着先前公园门口临时买的纪念毛巾,看起来既狼狈不堪又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懋笑着问她:“还有什么要说的嘛?”

    本来一腔愤怒都在唐懋的淡然之下土崩瓦解,她一路上想好的说辞派不上用场。唐懋什么都明白,就算不明白也选择全然相信和支持她,文素汐一时有点动容,又有点委屈,在这个人面前她似乎不用武装,不用逞强。唐懋什么都替她考虑周到了,安排妥当了,她只需要默然接受就好。文素汐微微颔首,说了句抱歉。

    唐懋笑得温柔,几乎有些宠溺:“放心,天塌不了。”

    文素汐这才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知道,天塌了,还有您帮我顶着。”

    走出唐懋的办公室,文素汐一把扯下肩上的毛巾,在众人的注目礼下昂首阔步的朝自己办公室走去,正巧遇上蔡舒萌从另一头走过来。蔡舒萌看见文素汐迟疑了一下,转念一想好歹躲不过,硬着头皮迎了过来。

    文素汐:“有意思嘛? ”

    蔡舒萌当然明白文素汐意有所指,浅笑道:“素汐,我和你的明争暗斗全公司谁不知道,你出了事,我自然是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你觉得我会那么糊涂,自己往枪口上撞嘛?”

    文素汐冷笑:“你是精明还是糊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区区一个暧昧不明的视频本不该有那么高的关注度。”

    蔡舒萌不欲解释,她比文素汐更懂得退让之道,刚巧有人经过,蔡舒萌略微点头,便转身离去,留文素汐满腔怒火地站在原地。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好不窝火。

    文素汐家的客厅,悠悠和林浩树相对无言,刚洗完澡的文素汐瘫坐在沙发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林浩树将刚煮好的姜茶递给她,一副关切却又帮不上忙的样子。悠悠小鸡啄米似的不停抖着腿,文素汐一掌拍在她腿上,“别抖了!”

    悠悠委屈巴巴的看着文素汐:“姐,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公司统一口径,打算对外宣称那家伙是我下一部片子的男主角。慈善晚宴的时候让我带着他亮相。”

    悠悠松了口气,突然想起了什么:“通知他了?”

    文素汐盯着悠悠反问:“你没留他电话?”

    悠悠咬住嘴唇拼命摇头。

    文素汐又看向林浩树:“他是你粉丝,你也没加个微信?”

    林浩树一愣,学着悠悠拨浪鼓似的拼命摇头。

    文素汐:“那可怎么办?大海捞针啊!”

    正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门铃响了。林浩树一开门,那个大海里的定海神针正站在门口,对其温柔一笑:“林公子,果然在此。”

    客厅里,赤语盘腿席地而坐,林浩树、悠悠和文素汐挤在沙发上各有所思的盯着赤语。

    文素汐拿起赤语的身份证,像验钞似的,对着灯光左看右看。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1995.8.18,文素汐暗忖:这么小?

    赤语则一直眼带笑意的盯着林浩树看,看得他浑身发毛,只能假装对地摊上的一块污渍产生极大兴趣,低着头研究了老半天。

    悠悠暗自花痴,这人长得真好看啊。

    文素汐终于放下身份证,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早说你是大树粉丝不就行了吗,何必闹乌龙呢对不对?但是由于这个特别的巧合呢,我现在处境比较尴尬,所以能不能拜托你出面澄清一下……”

    赤语没接话,扫了一眼文素汐。

    文素汐有些尴尬,假装若无其事,继续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澄清什么事呢?其实就是我开车不小心蹭到了你……然后又怕你自己在路上有危险,不就把你顺道捎到发布会现场了吗,然后被不怀好意的人把捅到记者那儿了,于是误会就产生了。”

    赤语轻哼一声:“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文素汐笑容渐渐有些挂不住。

    赤语得理不饶人:“前事不咎,今日之事则可恶也。早先你还对在下咄咄相逼,质疑我接近林公子的目的,如今为了一己之私,又惺惺作态与我攀谈,可笑!”

    “我咄咄相逼?!我惺惺作态?!是谁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大马路上,还专挑我车撞?!是谁突然出现在公园里——我都不知道那自行车是不是被你动过手脚?!”

    “我本是受迫害者,如今倒成了你口中的蛮横无理之人?未知汝乃如此之人哉!”

    “你别跟我这唐诗宋词的!我就问你,答不答应陪我去澄清?!”

    “不。”

    “我再问第二遍,你去不去?!”

    “你再问多少遍,我都不会去。”

    “你个阴阳怪气的……人渣!”

    “泼皮……”

    “变态!”

    “在下不与竖子争高低。”

    文素汐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上去胖揍赤语一顿,好歹被悠悠和浩树给架住,她一只拖鞋还是甩到了赤语头上。

    赤语却只是拂下拖鞋,稍作整理,不为所动的样子。

    文素汐看赤语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十分头疼,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直勾勾地盯着林浩树:“他是你粉丝,你去跟他说。”林浩树朝赤语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好对上赤语的眼神,赤语朝他微微一笑,林浩树不自觉打了一个激灵。文素汐继续道:“不管他是你真粉丝还是假拥趸,反正我看出来了,他听你的话。你帮我劝劝他,让他来参加一下慈善晚宴。如果他不同意,你就稍微……”文素汐摆出一个性感的姿势,用唇语说出“牺牲”两个字。

    林浩树别别扭扭地请赤语借一步说话,见赤语笑眯眯地望着自己,林浩树不自然地往旁边挪了一步,“那个……哥们,我想拜托你个事儿……”

    “林公子但说无妨,在下定然竭尽全力。”

    林浩树:“也不至于竭尽全力……这事儿特别简单,就是你能不能把撞车那天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跟外界解释清楚?”

    “外界?”

    “对!毕竟素汐也大小算是个公众人物,最近又有新片上线,这些花边,我是说负面新闻对她影响不好,再说事实也并不大家想的那样,你就配合澄清一下吧。”

    赤语似懂非懂地看着林浩树,“那我若是不帮,会怎样?”

    林浩树回头看了一眼,文素汐那手在脖子上比划,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你要是不帮,她……她非得弄死我!”

    赤语初来乍到,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还属于一知半解的状态,自然听不懂语气里的夸张成分,“弄死我”三个字字字千钧,朝赤语心里砸去。

    “敢问林公子今年贵庚……?”

    “快三十了。”赤语的脑回路也是让人十分捉摸不透。

    “什么?!”

    “怎、怎么了?”这什么反应啊?我长得有那么着急嘛?

    “我答应你!”

    文素汐那边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弄死你”这三个字却还在赤语心头久久盘旋。他琢磨一夜,第二天一早便来到公安局大门口,望着“公安”两个大字忖度:此处便是官府?——既然林公子也让我公平、公正、公开的对外澄清一切,只有这样办了。值班的警察见赤语神态可疑,便出来问他找谁。

    “大人,敢问鸣冤鼓在何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