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常言道七分命三分运。大意是说一个人从出生那一刻起,这一生的命运格局便注定了,是达官显贵还是寻常百姓,是风生水起还是庸碌一生,都有定数。既为定数,命书里便早有记载,更改不得。对于那些相信人定胜天的人来说,这自然被归为迷信,无怪那些“不信命”的人才会打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旗号。

    说来“七分天注定”似乎也并非全无道理,一个人来到这世上,大到父母血缘、家世渊源,小至相貌身材、智识建康都是确定的。剩下的“三分打拼”即是承认人后天的勤奋努力,却也逃不开机缘巧合,而这,似乎冥冥中又自有定数。

    无论世人如何评说,在大部分人的眼中,文素汐大抵逃不出“命好”的范畴。她出生于小康之家,虽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却也从未缺衣短食。爸爸是文学系教授,母亲是舞蹈演员,偏偏她又会投胎,眉眼肖似母亲,烟波婉转,鼻子却拣了父亲的便宜,直而挺拔,颇有几分英气。女生男相,本就是富贵之相,而她的嘴不知道像谁,笑的时候满面桃花,不笑的时候略微有些刚毅决绝的样子。大伯曾说,她这样貌,生在古代大概是个女将军。

    从小到大往人堆里一搁便是卓尔不群,也难怪初见她的人总觉得她有几分冷傲,一副很有主意的样子。文素汐也的确有大大的主意。她从小在充满文艺气氛的环境里长大,按照父母的设定,大学应该主修文学理论,在佶屈聱牙的释义里做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她却偏偏在志愿表上填了电影学院,半步跻身娱乐圈。以文素汐的模样和身段,大概也是有资格吃演员这口饭的。但她偏偏选择了制片专业,做了最需要面面俱到的制片人。

    制片人,干着最琐碎最繁杂的工作,大部分时间却置身幕后,跟大众眼里的风光拉扯不上什么关系。凭文素汐的资质,是有机会成为大红大紫的女明星,被资方、导演等一众人哄着捧着的。为什么一个女孩子家家却偏偏选择上天遁地,既要负责跟投资人死磕资金规模,又要跟编剧沟通剧本,还要在经纪人和演员中间斡旋,财务审核、拍摄进度、连剧组里突发的人员危机都需要她一一摆平。到底是为了什么?大概只有跟随文素汐七年的资深助理悠悠知道,她曾这么评价文素汐:素汐姐,就是喜欢千军万马任我指挥的感觉,赋闲对于一般人是享受,对于她就是活受罪。跟文素汐相识多年,一路提携她,见证她步步生莲的投资人唐懋也懂,他曾对文素汐说:素汐,你就是喜欢大权在握的感觉,天生的将相命。

    有人说文素汐不是命好,而是命太好。她毕业进入唐懋的公司,从执行制片做起,才两部戏就获得了独立制片的机会,这自然少不了唐懋作为贵人的帮扶,可文素汐一出手便例无虚发,作品一部比一部成功,无论口碑还是票房一次次刷新业内记录,短短几年间就在圈内声名鹊起。你要问她自己信命嘛?成长太过顺遂的人是不会考虑到命运这件事的,只有那些命途多舛的人才会认命,或者抗命。

    万事总是水到渠成,对文素汐来说,什么都太容易了,难以燃起功利心,所以才需要把自己投入到一件一件棘手的具体事务里,以对抗那种莫名的,跟这个世界没什么关系的虚无感。从这个角度来说,文素汐相比一般人又是缺失的,就像从小到大,捧花者无数,她却从未对谁动过心。倒不是说她不懂爱,相反,她在别人的红尘俗世里独有一份深刻的洞见。她只是没有爱上任何人,却莫名有一种依稀仿佛深爱过的感觉,对某个不知名的人。

    她还记得吗?毕竟几世为人,忘途川里走几遭,便不复前尘往事。她不会记得三千年前,她被山贼围困,眼看利刃朝自己砍下却来不及拔剑,赤语涉险现身,用写命笔救她于刀下;她也不会记得当年她曾奉命挥师伐楚,眼看兵败垂成,差点葬身于火海箭雨,又是赤语违反天条替她改写命书;她自然也不会记得,最后她替赤语挡下的那三箭,变成累世的胎记,她只当是胸口三颗寻常的朱砂痣。就像她不会记得那片蒲公英花田,风一吹便好似下了一场白绒花雨,她早就忘记了,她曾是周朝威风凛凛的女将军,就像她忘记了,史书无人记载的朝代里,她曾有一个名字叫姞婉。

    自掌管人间命运的阴阳洛在北斗七星天遗失,造成人间灾祸连年,无数人命格支离破碎,北斗便派出数名写命师下凡,一边寻找阴阳洛,一边修补人间因此混乱的命数。昭王十九年,昭王伐楚,派姞婉将军夺取稀世珍宝,传说,得此宝物者得天下。事成北归的途中,中了楚军的埋伏,被火墙围困,箭矢四面八方而来,六师军队如瓮中之鳖,被流矢刺穿的士兵接连从马背上跌落,满地逃窜着燃烧着的身躯,哀嚎四野,前方部队好不容易厮杀出一个缺口,保护姞婉突出重围,一只流矢射中她的贴身护卫,她勒马反身营救,稍息,疾风忽至,封锁了最后的退路,她看着火光中苟延残喘的士兵,决意陪他们拼杀到最后一刻。

    突然,一支支飞向姞婉的利箭突然调转方向,刺向楚军阵营,楚兵接连倒下。一位长袍男子持笔捧书从火光中走出来,而火焰却不能伤他分毫。写命师赤语再度挥笔,一道闪电劈亮半个天空,大雨倾盆而下,大火随即被浇灭。众人皆惊,只见月朗星稀并无一片云彩,“下雨了,下雨了……无云落雨,此乃吉兆!冲啊!”六师军队里一呼百应,朝楚军冲杀而去。

    赤语:“渡船沉没,昭王恐已葬身江底。“

    姞婉一惊,问:“那你为何而来?“

    赤语反手用命笔隔挡掉从背后刺来的流矢:“我先助你离开。”

    一名六师士兵被楚兵一刀砍中左肩,倒在姞婉脚下,她挥剑如刀,结果掉追杀的楚兵。回头对赤语道:“你既有神通,快去就昭王!”

    赤语:“这是他的命数,救不了。”

    姞婉:“命数?那我也有我的命数!你又为何救我?”她看向前方在楚军刀下不断倒下的士兵,“我是将军,就当战死沙场!”说罢飞身上马,冲向楚军,赤语紧跟着腾空而起,落在姞婉马背,试图从背后控制缰绳带姞婉离开,姞婉用剑柄抵住赤语胸口,留出一个回环的空间,从侧面钻出赤语双臂的包围圈,翻身下马,抬剑照着马臀一拍,赤语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受惊的马带着朝反方向奔走。此时,赤语身后三名追兵赶到,同时拉满弓,三箭齐发,姞婉见状大惊,眼看箭发如飞,已来不及阻止,当下腾空而起,以身体为盾,替赤语挡下三箭。赤语正要持笔改命,却看见姞婉的命书上,出现了一个“死”字。

    六师军队南攻楚国,全军覆没,昭王死于汉水之滨。南征的失败,不仅是周王朝由盛到衰的转折点,也是楚国强大到足以与周王朝抗衡的一个标志,后来楚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雄踞南方,问鼎周疆。

    写命师赤语因擅改凡人命数,监禁于北斗。姞婉因替赤语挡下三箭而亡,脱离原有命格,从此转世阳寿不过三十载。

    《一亿孤行》主题曲发布会开始前半个小时,文素汐被延滞在会议室内给几个投资人宣讲新戏创意。助理悠悠的催命电话来了好几通,都被文素汐默默摁掉。

    听完文素汐的宣讲,钱老板不置可否,盘着手里一长串珠子,半晌挤出几个字:“嗯……像这种仙侠的爱情故事,最近还有热度吗?”不待文素汐开口,另一位投资人易老板操着一口夹杂撇脚英文的京腔抢白:“咱玩的是CULTURE!先甭说这STORY!就这IDEA,我认为起码都值BIL个LION!”

    钱老板闻言微微点头:“是这样,我们最近成立了个经纪部,也签了不少新人演员……素汐要开新戏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合作嘛!”

    文素汐干脆应承:“好啊!我先看看演员资料,之后挑几个合适的角色备着。”

    易老板忙拦过话头:“不是,钱总刚刚可能没大说清楚,我们的想法呢,是给我们的演员量身定制一部戏!只要这件事由素汐来抓,我们的资源绝对ALL IN!”

    文素汐听罢,略微挺身往椅背上一靠,莞尔笑道:“那我是不是还得去采访采访你们的演员,看看他们都喜欢、能演什么角色啊?”

    任董一急抬脚想在桌下踢凳以示提醒,文素汐略微侧身躲开,只听“哐啷”一声,任董的脚撞上了桌腿。文素汐瞧也不瞧他一眼,站起身来抬腕看表:“我向来是有了好故事,再去搭配最合适的演员班底。”说完就朝门大步走去。任董见状,急忙打圆场:“对了!今天素汐还有个主题曲的发布会,一不留神快到时间了,让她先行一步,定制新戏的事咱们再聊。”

    执行制片小董早抱着文件候在门口:“汐姐,再跟您确认一下海报,任董觉得还是用花海的那张好。”

    文素汐:“我昨天晚上在群里怎么说的?花海的那张修的演员都没有人样了怎么发?就用蓝色那张,有什么问题让任董找我。”

    “是,那我抓紧准备物料,那两篇大V的推广文写好了,今明两天我盯着他们转发。”

    文素汐嘱咐道:“重点在于他俩要同时段转载!效应都是累加出来的!”

    正说着,财务小碎步的跑来:“汐姐,有一张请款单麻烦您签一下字。”

    文素汐边走边签,递回付款单,瞥见助理小张抱着礼服站在一旁,涨红了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文素汐叹了口气,示意她有话快说。

    “汐姐,悠悠让我提醒您换礼服。悠悠还让我提醒您,十一点一定要出发,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文素汐没有停步,接过礼服,哼出一句“知道了”。

    不多时,文素汐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回头无奈地望着“背后灵”:“还有什么事?”

    助理小张嗫嚅着:“那……您现……在要去哪?”

    “我是不是得换礼服?”文素汐走进办公室,反手将门重重关上。长长地舒了口气,甩掉高跟鞋,将手里的礼服扔到沙发上,从化妆包里挑拣出一根皮筋,把长发扎成一根利落的马尾。她重重地将自己跌坐在老板椅上,双腿交叠,随着转椅轻微摇晃,闭眼拉开抽屉,从琳琅满目的巧克力堆里随意摸出一颗,送进嘴里。唯有甜食能短暂慰藉这一天兵荒马乱身不由己的生活。前一刻干练、精明、强悍的文制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眉目清澈,有点孩子气的文素汐,甚至随着电话铃声轻轻的哼唱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助理悠悠急得快哭了。

    文素汐不情愿的从座椅上起身,一边换鞋,一边安慰悠悠:“我已经在路上了,就快到了。”可悠悠毕竟是跟了她七年的助理,带着哭腔说:“完了完了,一般你这么说,应该是在刚准备出门,但是还没出门的阶段,我猜你才刚换上球鞋吧。”

    文素汐闻言无声笑起来,把另一只脚踩进球鞋里,佯装进隧道信号失联,挂了电话。心里笑骂:好一个知我莫过张翠悠!

    盘山公路,一侧看山,浓翠如玉,一侧看天,碧色如洗。天气好得让人想结婚。一辆跑车飞速前行,车内音乐震天价响,文素汐随着音乐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的敲点着,她将墨镜推到头上,摁开车窗,山风裹挟着温热的空气,把人吹得恣意昂扬。文素汐兴致颇高,如果不是着急赶去发布会现场,或许她会开得更悠闲一些。

    蓝得透亮的天空被划出了一道长尾,像是飞机的尾迹云。这道被文素汐忽略的白色尾巴加速俯冲,与大气摩擦生出一道虹光,仿若一颗突然坠落的流星,成为天空的异象。

    “异象”赤语单膝落地,抬头环望这陌生的景象,他缓慢起身,负手而立,写命笔随即飞入手中。“三千年……果然今非昔比。”他暗自忖度。

    此时此刻,文素汐车内的音乐被来电铃声打断,她瞥了一眼,又是悠悠的夺命连环call。本想置之不理,可她了解悠悠,电话一定会不断打来,直至手机没电。她伸手去接,却不小心把电话碰落,文素汐皱眉,看了一眼前方空荡荡的高速公路,稍作迟疑还是低头去拣电话。

    若不是公路实在渺无人烟,或手机没有恰巧卡在了一个略微尴尬的位置,作为一个驾龄五年从无不良记录的“老司机”,文素汐都不会错过避开赤语的机会,再或者从天而降的“异象”赤语初出登场不是在这样一条人迹罕至的盘山公路上,横亘在文素汐通往市区的必经之路上,那么这场“激烈”的偶遇大概不会发生,可宿命偏偏是这样一种莫可言状的东西,不讲道理,无问逻辑。

    文素汐抬头的瞬间已经错过了制动的最佳时机,当碰撞发生的时候,她几乎没有看清受害者的模样,只听一声巨响,车身为之一震,马路上拖出两条长长的车痕。

    文素汐惊魂未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视镜里空无一物,她再三犹豫还是开门查看。奇怪的是车前并无异物,车身也并无撞击的痕迹。可刚才的碰撞又太过真实,文素汐晃晃脑袋,使劲眨了眨眼,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才小心翼翼的绕到车后,除了两条明显的刹车痕迹,似乎再无关于车祸的任何证据。“闯鬼了”文素汐嘀咕一声,又打个冷战似乎要将这荒唐的想法从脑中筛出去。她重新坐回驾驶室,锁好车门,谨慎的打量四周,启动汽车。

    “脱身以逃,罪加一等。”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响起,文素汐惊叫起来,循声而去,发现坐在后排身着古装、长发凌乱的赤语。

    “你怎么进来的! 我……我警告你,你你你别乱来啊!”说罢文素汐秒速推开车门,借着车门的掩护盯着赤语。

    赤语本欲依葫芦画瓢,无奈弄不懂车门机关之精妙,尝试几次无果,只能将头探到前排,对车外的文素汐正色道:“诸于城内街巷无故走车马者,笞五十,以故杀人者流放三千里。”

    就这么一个短暂的间隙,文素汐发现座椅靠垫在赤语手下挤压出些微凹痕,再细看正午阳光穿过车窗将赤语轮廓勾勒出一方剪影,“他是有影子的,鬼才没有影子!”文素汐暗自分析,接着又大着胆子,伸手在赤语脑袋上敲了一把,确定摸到的是实物才松了一口气。再仔细打量赤语的古装扮相,脑子迅速过了两三遍,大致推断出赤语是周围某个剧组的临演,那么很大可能是找她碰瓷的。这就说得通了,毕竟文素汐在业内成就斐然,试图接近她混个角色的演员真是海了去了。想通了前因后果,文素汐一扫之前的瑟缩姿态,强硬道:“你下不下车,不下车我就报警了!”

    说完才发现手机还留在副驾的座椅上,虽然明确了赤语是人不是鬼,但面对一个目测身高超过180的异性,自己总是不占优势。文素汐一边与赤语谈判,“今天不赶巧,我正赶去参加发布会,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一边绕道后备箱,翻出一瓶备用的“防狼喷雾”。

    赤语不解,继续道:“这位小娘子,冲撞与我也算有缘,可否带在下去个地方?”

    文素汐看赤语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将防狼喷雾藏在身后,又绕回前车座:“你哪个剧组的?这样,你先下车,我留个电话给你,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可以考虑。”

    赤语突然抓住文素汐的手腕:“在下是想……”

    文素汐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举起防狼喷雾对着赤语猛喷。赤语呼吸骤然急促起来,面色绯红,吃力地将自己的上衣解开。

    文素汐见状大呼“流氓”继续一阵狂喷,赤语晕了过去。她战战兢兢地戳了一下赤语,赤语仍旧没有反应。这个时候悠悠的电话又开始狂催,文素汐环顾四周,假如把眼前这个昏迷的人扔到路边,万一造成二次伤害,自己总归脱不了干系,无奈只好将赤语一起带往发布会现场。

    《一亿孤行》的主题曲发布会现场。酒庄草坪的露天舞台早已布置妥当,不远处的签到板前,记者长枪短炮架好等待着嘉宾。悠悠一脸焦急地在门口踱步,文素汐的电话已经转到了语音回复。

    VIP室内,跟文素汐同公司的制片人蔡舒萌接过助理肖迪递来的红酒,递到嘴边,又重新放回肖迪手中,转身坐回沙发。肖迪愤愤地说:“这文素汐也真不分轻重缓急的,把这么一大帮人晾在这儿干等着,真拿自己当腕儿了?再说了,舒萌姐的片子比她差在哪了,凭什么让她先上?凭什么还要我们配合她开主题曲发布会?”蔡舒萌闭着眼一言不发,肖迪还想说什么,此时门被推开,蔡舒萌快速递给他一个禁言的眼神,肖迪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吞回去,形成一个气鼓鼓的表情。随后唐懋带着助理姜宇走进来。

    蔡舒萌起身,叫了一声“唐总”。

    唐懋略微点头以示还礼。瞥见一旁端着酒杯的肖迪气鼓鼓的表情,笑道:“据说这是酒庄最好的一个系列,怎么,不太合小朋友口味啊?”

    肖迪听罢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蔡舒萌接过肖迪手中的酒杯,笑着说:“他们这些吃着快餐长大的小孩,哪里懂得分辨好坏,让他尝鲜还不乐意了。这还没到嘴边呢,唐总您就进来了,要不您先尝尝?”说罢又把酒杯递给唐懋。

    唐懋接过酒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